2011年7月6日

「真愛聯盟」,請你們不要再詐騙社會了。

This photo is shooting by Jeffdelonge@Wikipedia

以下全文引用自sm101010所寫的這篇熱騰騰新文章

2011年7月6日星期三

早上在怡客咖啡遇到真愛聯盟



說驚嚇也是很驚嚇,說驚嘆也是很驚嘆。
驚嘆的地方是,沒想到他們的動員力這麼厲害,而且手段細膩精緻,毫不粗糙,我有點擔心,經由這麼高明的手段,同志們的自由空間又默默且溫柔合理的被打壓卻沒有人感覺到。我感覺有點挫敗,因為我不知道我可以做什麼,但是我又有點慶幸,他們遇到的是我,儘管只有短短三分鐘的交手,至少我可以把這個故事很清晰的寫出來,讓大家討論,一起思索。

我跟朋友正在喝咖啡吃早飯,忽然一個和善的大嬸(她沒有任何理由不和善)拿了一疊紙過來說:「可以耽誤你們一分鐘嗎?」紙上面寫的就是之前大家都看過幾百遍的反對性別教育入課綱的那幾條說明,我記得上面第一句話是類似這樣:「我們尊重且不歧視個人之性別傾向,但是反對在國中小教育階段中,加入多元情慾、多元家庭、多元婚姻之教材。」前面的「尊重且不歧視個人之性別傾向」特別用螢光筆畫了起來,甚至尊重還打了圈圈。

我朋友看到「尊重性別傾向」的字樣,加上大嬸是如此的和善誠懇(她沒有任何理由不誠懇),就立即拿出筆在下面的連署書上要簽名,我趕緊一把攔住她。

「不好意思,我不能簽這個,因為我支持性別教育入課程綱要,這種事情越早教越好。」我對大嬸大嬸堅定的說。(怪了,為什麼學英文沒有人嫌太早,認識性別卻不能教、不能提?更何況課程綱要用來「教育老師的」,如果老師不懂得這些事情,他們要如何正確幫助他的學生?)

「但是你不覺得『那——麼——早』就讓孩子去接觸性是不對的嗎?」大嬸想必稍微提高了一點點的音量。
「不,我不覺得不對,這種事情越早教越好。」我還是很堅持。

大嬸和善的離去,找下一桌的人遊說。

我看到那張連署書上已經有四個簽名。

「天啊你會速讀嗎?」我朋友驚呼了一下,「我剛剛看到尊重性別傾向,而且『尊重』上面還畫螢光筆打圈圈,超感動的,差點就要給她簽下去了說!」

我想我那個時候臉上可能露出了一點點挫敗的表情,因為我朋友這個時候很關切的說:「你會不會覺得很難過?」

我趕緊調整臉上的表情,「不會啦,她們有她們的立場,我只是很驚嘆,她們的手段好細膩,我是說,即使我非常不支持她的結論,但是我佩服她們做這件事情的手段、這個過程。」

「哎你總是可以看到事情的光明面。」

這件事情令我驚嘆的地方在於:

  1. 他們把「尊重」(口頭上的尊重,其實是可怕的打壓)放在第一行的第一句,甚至還用螢光筆劃上重點!讓人以為(甚至我相信連他們自己都以為)這樣就是尊重!而很多人像是我朋友這種很支持同志的人,看到第一句,加上大嬸的和善,加上我們真的很希望可以安靜的吃早飯,大嬸趕快走,可能就給她簽下去了。
  2. 不得不說,白紙黑字簽下的名,真的勝過你在FB上點一百個讚,到時候真愛聯盟拿出滿滿一疊的簽名,那就是民意,即使他們用了一些手段。
  3. 她們多一個簽名就多一個民意,但是我們卻沒有辦法「反簽名」,更無人力去咖啡館裡頭和善的募集「反對的人的簽名」,所以,她們多一票,就是鐵錚錚的一票。
  4. 「兒童不該跟性扯上關係」,這句話多麼簡單,看起來彷彿又多麼的中性,我心中那麼多的OS,都抵不過這句簡單的訴求。

韓寒的小說《1988》裡面有個段落,寫男女主角還在念大學時年輕氣盛的跩樣,女主角念戲劇,講話時時帶有一點虛無。有一次女主角說:「現實就像是溫水煮青蛙。」男主角為了唱反調故意說,其實青蛙是煮不死的,因為等到水溫到了一個溫度,青蛙還是會跳出鍋外。兩人為此辯論了好一陣子。過了兩天,男主角當真抓了一隻青蛙,找了大鍋生火做實驗,青蛙一開始果然慢悠悠的在大鍋裡優游,女主角嘴角上揚;但隨著火越來越大,水溫越來越熱,青蛙似乎發急了開始轉起圈子,男主角瞪著女主角露出得意的笑,此時女主角迅雷不及掩耳一把搶過鍋蓋啪的蓋上,把火加到最大:「你說什麼是現實?這就是現實!」

我想要引用蔡康永反駁呂麗萍定罪同性戀的一句話:「呂小姐,你仇視的同性戀並不是受傷不會痛的抽象名詞,而是有血有肉的人啊!」我們不是一個政策,我們不是一個教育理念,我是活生生的人。我知道你很和善,我就站在你面前,但是你睜著眼睛卻看不到我,你遮著眼睛不想讓孩子們知道這些事情,或許傷害不了我,但是你做的這件事情卻可能讓在黑暗中摸索的孩子們更無助。

而他們,也很可能是你的孩子。




要睜大眼睛看清楚啊,這可是比宇宙級的侵略者還要惡質的詐騙行銷手段!相較之下QB還真是可愛~

0 個回應: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