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1日

早安。

2009年的第一個早晨我在阿飛的床上躺著,看著窗帘縫漸漸透入的曙光,入睡之前我最後沒有哭。

如果感情的機會是朵花,我2008的年底我擁有了兩朵花。第一朵花開得很殘敗,托起花朵的枝條又細又弱,於是我任由它枯萎;第二朵花又大又美,我很喜歡,但這朵花卻也這樣一點動靜也沒有,任憑我怎麼從旁推敲也不結實才發現是朵假花。

跟阿飛聊得事情很多,也才漸漸的知道:「啊,原來有這麼多失落的細節。」整個過程就這樣被串了起來,這些事情真不算些什麼,但是一旦知道了花的靈魂不在軀殼上,再怎樣美麗的假花也只能丟掉了。

天要完全亮起之前,六點。我閉上微微溼潤的眼,我的換日線過去了。

2 則留言:

  1. 似乎不太適合留在這篇,
    不過我還是留了,
    新年快樂呀,希望我們2009年都能過得更好:)

    回覆刪除
  2. 哈,並不會不適合。一年又過去了,見到你的消息感覺很好。希望你能過得更好,I hope so.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