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30日

Tweets Today 2008-11-29


  • 玩樂在我的童年裡近乎沒有回憶。等到我長大了想要玩樂時,卻發現似乎沒有太多權力玩樂。然後很跳TONE我想到了丘鼻子,《空無一人的小鎮》,開始想哭。 #


Powered by Twitter Tools.

2008年11月25日

Tweets Today 2008-11-24


  • 這個客戶真的非常煩人,只是送個貨花了40分才跟我簽收、只是幾個普通的小掛軸也說要施工(是沒有拿過鐵槌和鋼釘嗎?)然後釘子也要索取(是沒有見過釘子嗎?)是不知道我只是來送個會根本不會帶那些東西嗎?(暴怒) #

  • Retweet from @petit: 看到的時候都很納悶,那那些要抽煙的要去哪裡抽?如果真的那麼有害,為什麼不頒佈命令全國禁煙好了。 #因為他們只想要排拒所有他們討厭的東西,而忘了抽菸者有其自由與權利。 #

  • 暴怒之二:上次去該客戶公司場勘要貼牆面大圖,見到幕牆上都是矽利康,跟客戶溝通過後協調好他們會清理整平,並教他們直接用刀子去刮,他們連聲叫好說會處理,結果施工當天矽利康依舊,一點也沒少,原本只要半小時的施工變成兩個半小時。客戶還在旁邊說:「你們實在太厲害了,我們都不會!」幹幹幹幹! #

  • 好睏好想睡...怎麼回事。 #


Powered by Twitter Tools.

2008年11月22日

Tweets Today 2008-11-21


  • 好想睡,然後我媽又飆起來了,真討厭= = #

  • Illustrator的文字工具消失了... #

  • 某人自傳寫著:「水廠駐在民政課收費員陳松庭先生,向我租屋處收費未給收據,隔天又來收一次,使生活陷入困境」這該說作傳者很蠢吧。(不過事隔50年又拿出來刁,這......) #

  • 重登GMAIL沒有反應,用Chrom登入才出現佈景主題選項 #

  • Retweet from @sunline: 我今天終於見識到我們這輩的孩子跟下一輩的哪裡不一樣了。我們很多是鑰匙兒,他們有很多沒有家裡的鑰匙~~ #怎麼回事沒鑰匙? #

  • @sunline 人生有這般師長夫復何求? #


Powered by Twitter Tools.

2008年11月21日

Tweets Today 2008-11-20


  • 我不常開撲浪,連推特這兩天也忘了開 #

  • 幫客人列印檔案不小心瞥到報名表上的名字,仔細看看客人的長相,哎呀,真的是國小同學。 #

  • 低調的過完生日,除前B、小羊、阿聖(附掛一起吃飯的兩個朋友)打電話祝賀,其他人都不知道昨天是我生日。然後有個最近搭上線的國中同學剛剛問我生日幾號,讓我竊笑了一下XD #

  • @messaround 有人願意撒嬌是好事呢。 #

  • 不過我家老爺老娘老哥通通忘記我的生日感覺有點糟= = #

  • @Ken 謝謝>W< 我國中同學祝我明年生日快樂,他說已生日不能延後過,會不太好。(有這回事?) #

  • http://twurl.nl/p4mnyg http://twurl.nl/rjwjvz http://twurl.nl/u0nxgs 有誰能告訴我這隻手機是哪家哪款的嗎? #

  • @petit 你有參加拜坊? #

  • 今晚的女紅還不賴,收拾好來睏,明天繼續 #


Powered by Twitter Tools.

2008年11月18日

Tweets Today 2008-11-17


  • 程式苦手= = #


Powered by Twitter Tools.

2008年11月15日

Tweets Today 2008-11-14


  • 好睏...可是到了夜晚精神就開始亢奮= = #


Powered by Twitter Tools.

Tweets Today 2008-11-14


  • 好睏...可是到了夜晚精神就開始亢奮= = #


Powered by Twitter Tools.

2008年11月12日

Tweets Today 2008-11-11


  • 金恐怖的腦袋。 #

  • 網拍截止競標前一分鐘加三十元參與競標會不會很賤啊? #

  • Retweet from @klairelee: 學生並不是轉到總統府去抗議,他們只是認為警力調派部屬很多東西都有問題,他們把自己當作公民記者去現場蒐證,他們的主場還是在自由廣場,他們訝異的是,警方這麼大的動作,竟然沒有媒體關注。 #

  • Retweet from @klairelee: 坦白說,其實我也沒那麼懂,只是接到電話嚇一跳,因此請學生先離開,其他再說。再者警方應該也是可以以妨礙公務把他們抓走的吧...... 囧 #

  • 朋友因為父親的不支持、學校師長的不支持而哭泣。但我想他的淚水值得。總有一天當我們終究跨越過,回頭檢視那時所有的紛紛擾擾,那時候的苦澀絕對都是甜美。 #

  • 說回來,這幾天眼角總是溼的,很心疼朋友們。 #


Powered by Twitter Tools.

Tweets Today 2008-11-11


  • 金恐怖的腦袋。 #

  • 網拍截止競標前一分鐘加三十元參與競標會不會很賤啊? #

  • Retweet from @klairelee: 學生並不是轉到總統府去抗議,他們只是認為警力調派部屬很多東西都有問題,他們把自己當作公民記者去現場蒐證,他們的主場還是在自由廣場,他們訝異的是,警方這麼大的動作,竟然沒有媒體關注。 #

  • Retweet from @klairelee: 坦白說,其實我也沒那麼懂,只是接到電話嚇一跳,因此請學生先離開,其他再說。再者警方應該也是可以以妨礙公務把他們抓走的吧...... 囧 #

  • 朋友因為父親的不支持、學校師長的不支持而哭泣。但我想他的淚水值得。總有一天當我們終究跨越過,回頭檢視那時所有的紛紛擾擾,那時候的苦澀絕對都是甜美。 #

  • 說回來,這幾天眼角總是溼的,很心疼朋友們。 #


Powered by Twitter Tools.

2008年11月11日

Tweets Today 2008-11-10


  • 老媽有先見之明。要不是昨晚就換上成冬被(厚重的很),我早上起床應該會感冒= = #

  • 王叔叔(不是隔壁老王)來家裡,講沒幾句就開始宣揚大陸的東西又便宜又好...明明就知道我們家基本上不喜歡大陸的商品。 #

  • 啊阿...這種天氣真令人想睡。(不知廣場上的學生們有沒有好好保暖) #

  • Retweet from @htchien: Reading: "投票主題:野草莓要求把集遊法修改為報備制,你贊成嗎?" ( http://tinyurl.com/55fmlv ) #投票流水號錯誤,無法顯示此投票結果 ! #

  • @htchien 那個不贊成的票數是怎麼回事@@ #

  • [影片] 野草莓學運學生的一些心聲 (http://tinyurl.com/5wyz6l) #


Powered by Twitter Tools.

2008年11月10日

野莓之歌




詞曲:nelleven
演唱:nelleven
MV:rootking

我已經睜開眼了
撐過甦醒的疼痛
我伸開雙手迎接四方的風
抖落刺骨的操縱

我不是溫室花朵
你也不用假裝溫柔
我學不會你們虛偽的臉孔
只會、真實、面對、自我

我們有屬於我們的夢
我們有我們的話想說
在你們背叛自己以後
不要連我們一起出售

我們有屬於我們的夢
我們有我們的話想說
在你丟棄了信念以後
灰燼裡我們選擇出走

安靜不代表認同
和平不代表承受
你的傲慢再一次燙傷了我
這一次我不會沈默

《Oceanic | 人生海海》 訂購網頁

前往訂購







有興趣的快去買吧。

2008年11月8日

Tweets Today 2008-11-07


  • 作者: bj26bj (逼街) 看板: camduck
    標題: 30分鐘後驅離 請動員
    時間: Fri Nov 7 12:32:39 2008

    拜託
    看到這篇文章請快到處轉
    我們時間不多了
    我們如果離開了
    現在做什麼都沒有用
    如果真的被驅離
    將轉戰自由廣場
    請各位密切注意本版 #

  • 如同前面那推,警方府方要開始進行驅離了。(死薛香川!) #

  • Protest police brutality! Defend freedom and human rights!(Sit-in Activity Statement) http://freespeechintaiwan.wordpress.com/ #

  • 這些學生的作為令我感到十分驕傲,不能前往現場真是遺憾... #

  • Retweet from @sunline: 現場有民眾在罵學生,說學生去幫忙丟石頭....罵學生唸的書去哪了.... #必定是精神錯亂了。 #

  • 工作同時關注未來的歷史。 #

  • 和平,加油。 #

  • @sunline 動手了? #

  • 有點想要哭 #

  • Retweet from @Ken: Retweeting @AngeloSu: @Darkhero :馬英九「我說了,不要碰學生,結果警政署還是下令要驅離,這一點我非常不滿意,真的把自己搞得像警察國家」#以前他這樣說我會相信,現在我不會了。 #

  • 我突然想到了某個述說「孤王」的故事。 #

  • @thd 集會遊行改採報備制,把街頭還給人民。(也就是馬英九競選時的政見:報備制) #

  • P2轉述:有學生被拉上警車前,手機被警方蓄意踢掉,其同學質問警方的同時一起被推上警車。 #

  • 媒體組發佈最新消息:
    請大家到自由廣場。
    要聲援的人也到自由廣場。 #

  • @thd 這個部份是OK的。如果是單純限制時間和地點,又,集會單位與受理單位有達成共識的話。 #

  • 腦袋開始不清晰了 #

  • @thd 好建議,GOO到的第一條正好跟修改方向有關。http://tinyurl.com/5ndo6s #

  • F!我真的很討厭法律用語= = #

  • @thd 我是認為可以折衷。許可制在避免不同意見集會團體間有其功效,報備制則將集會自由的權利釋放給人民。 #

  • 可是這種法條可以折衷嗎...恩.... #

  • twhirl壞掉了,難怪都沒有新消息= = #

  • 然後又好了。 #

  • 唔唔...擴大了,台中台南高雄也有人開始靜坐  #


Powered by Twitter Tools.

2008年11月7日

致靜坐者們(原文發表於PTT2)

作者: piawfu (抱玉) 看板: camduck
標題: [conj] 致靜坐者們
時間: Fri Nov  7 15:05:23 2008

致靜坐者們:

你們大多不認識我。要認識身為大學生的你們,我年紀太大;要認識身為教授的你們,我年紀太小。有些人可能認識我,而在這些人之中,有些人僅僅認識日常生活中的我,有些人可能只是覺得這個id眼熟。於是,我想我應該稍微自我介紹一下。我可能是你們的同學、或者是你們的學長。我可能是你們的學生,或者讀過、甚至引用過你們的著作。對於只認識我的id、不認識我的人,我也有可能是你們在網路上的論敵。無論我是誰,我此刻應該在你們之中坐著,跟少數自己認識的人打招呼,但我不行。我現在在太平洋的另一頭。

我的人生跟你們之中的一些人可能很類似:我唸過台大和清大、也走過很多其它的、你們可能就讀的校園。我參加過台大大陸社,而在後來幾年的一些活動中,你們可能在清大的布條後面看過我。但跟你們最類似的,可能是另外一些事情:跟多數此刻正在靜坐的學生一樣,我有記憶以來,台灣已經有兩個主要政黨;我開始意識到何謂政治時,集會遊行已經是競選期間主要的活動;我上大學的時候,我可以接觸到各種政治與社會訴求,並且我可以選擇為他們走上街頭。

這一切的一切,都曾經給予我們,或者很可能只有我,一個台灣已經夠民主、夠自由、夠開放、夠重視人民基本權利的幻象。

幻象不意味著純粹的欺騙或虛假,幻象有其社會生活變遷的實存基礎。的確,在我成長的過程中,以集會遊行的形式表達意見,比在我父祖輩大半的人生中都容易得多。這是真的。然而,這樣的變化仍然只是朝向那些它所允諾的社會之進程的一部份,而不是足以證實那個社會已經到來的最終成果。

我們可以上街遊行,但是必須經過申請、等待權力者的核准。

警察不會因為我們上街就抓我們,但是很多時候,警察執法並不需要具體事證或法條——如果那樣還可以被稱為「執法」。

警察不會對我們開槍,但是可以沒有任何理由地將我們帶到警局做筆錄,或是帶到山上、野地、公墓,叫我們自行回家。如果我們不遵從這種沒有證據支持及法條規範的拘捕,他們會觸碰我們的身體,把我們拖走;如果我們觸他們的身體,那他們可以說我們妨礙公務。

是的,這一切都總比今天那個來訪的政權好。在那個政權之下,槍仍然可以開、新聞仍然可以封鎖、因為畏懼死亡而放棄表達意見,仍然是個異議者必須面對的選項。

但是,除非我們把標準放得那麼低,否則我們仍然會在許多時候,對台灣已經「民主、法治、自由、重視人權」的幻象感到懷疑。

我們可能無法理解,為什麼在一個民主國家,人民表達意見的集會必須經過被選舉者的核准。

我們可能無法理解,為什麼在一個法治國家,警察要把你帶走時,可以沒有法條與事證,僅僅說「你跟我們走就對了」。

我們可能無法理解,為什麼在一個保障人權的國家,警察動手抬人、推人不叫做暴力,而因為不願意被抬走而與警察有肢體衝突,就叫做暴力、妨礙公務。

我們可能無法理解,為什麼在一個自由的國家,警察可以未經舉證就把你從路邊攔下,告訴你你不能去某個地方。

有很多人試圖教導我們,說這些都是對的。他們可能會說,集會遊行可能導致暴力衝突,所以必須經過核准——可是,警察應該防範的,好像應該是暴力衝突本身,而不是集會遊行。

他們可能會說,如果警察只能在有事證和法條支持時才能抓人,他們可能抓不到所有該抓的人——可是,如果警察不需要事證和法條就可以動手,他們可以抓很多不該抓的人。

他們可能會說,你們本來就不該去躺在那個要被拆除的建築前面、你們本來就不該去參加那場遊行、你們本來就不該靠近某些地方。他們可能會說,你自己要去那邊給警察抓、給警察打,那要怪誰?他們可能會說,學生的本分就是唸書。他們可能會說,不要上街頭,因為可能會被政黨利用。

這些都不能解釋為什麼警察可以做那些事。他們只是在說,知道警察會做那些事,就躲開吧。他們叫我們不要反抗,甚至叫我們不要譴責。他們會說,「好吧好吧警察那樣可能不對,但你們怎麼會那麼不成熟,要去做那麼危險的事呢?」

甚至還有些人,會說自己很支持「民主、法治、自由、人權」。當他們自己喜歡的政黨或者訴求走上街頭、跟警察發生肢體衝突時,他們說:「怎麼可以這樣!台灣是民主自由講人權的國家!」;當他們不喜歡的政黨或訴求上街頭發生肢體衝突時,他們說:「怎麼可以這樣!台灣是法治國家!」。如果你跟他們爭辯,他們可能會開始告訴你「但是遊行群眾的訴求是錯的!」

而我們的疑惑明明就不在哪個訴求更對或更錯、對我們個人來講更討喜或更討厭。我們只是疑惑,為什麼一個號稱「自由、民主、法治、人權」的國家,沒有一套保障基本人權的法律,限制政府的權力,維護人們對民選政府表達不滿的自由。

我們終究必須自己找答案。我們有一套老舊的集會遊行法,用意是規範、而非保障集會結社。它告訴我們「在怎樣的情況下我們才被容許集會」、「如何取得權力者的核准來集會」、它規範了「集會中警察可以怎樣使用暴力」,卻不規範「警察不能做什麼」。

而即便它規範了,那也不一定有用。因為我們還有一個前現代的警察機構。警察可以在沒有具體事實及法條的情況下抓人,回到警察局再開始討價還價要你做筆錄。他們可以在把你弄傷以後告訴你,留下資料就讓你就醫,講得像是他們的便民措施。他們可能記姓不好,忘了你是被他們弄傷的,也忘了打從一開始他們就沒有任何權力把你帶進警局。他們可能會圍著你,坐在桌前,開始查集會遊行法或是社會秩序維護法,開始找他們在限制你人身自由前就應該提出的法條。警察是個職業,而他們的確知道怎樣配著槍、戴著警棍,在任何一個生平第一次進警局的年輕人身上榨取出業績。

我們還有不管發生什麼事,總是第一個將遊行者(尤其是跟自己不同意見的遊行者)指稱為暴民的社會大眾。而不這麼做的人,也可能用犬儒的心態告訴你,乖乖待在家裡就什麼事都沒有了。甚至那些在肢體衝突事件後批判警察的人,也可能將警察視為「扁政府的警察」或是「馬政府的警察」,然後在批判某個政府之餘,忘了警察一直都是那樣子——而僅僅批判某個政府鎮壓群眾,即使是必要的,也仍然不足以帶我們回頭解決那部法律和警察的問題。

更重要的是,這些東西都有久遠的歷史,我們父祖輩的許多人,在這樣的歷史裡獲得了他們理解社會的方式。對許多人來講,這些東西都被自然化成不需被質疑的社會現實。傳承自威權時代的這些體制和意識型態,並未獲得跟
「威權」兩個字一樣多的批評與反省——也因為這樣,對「威權」的批評與反省也絕不是已經完成的。

我們在面對的不是馬政府,不是中國政府,而是一個更古老的政府,或至少是那個政府留給我們的遺產。對人民權利的縮限、警察機關的非理性、對社會表面和諧的盲信、對多元觀點的冷漠以及對社會力量的恐懼,都是這個遺產的一部份,遺傳自那個我們之中大多數人沒有參與的年代。以前有人走上街頭,讓這個社會走出那個年代,但那個年代還寄居在這個社會裡。

在這個時候,你們坐下來了。要一個道歉,要一個下台、要一個法律被修改。更重要的是,你們提醒著這個政府,當國家機器裡還存在著各種制度和機制殫壓人民的聲音,政府就不能廉價地自稱民主法治、保障人民。如果法律和執法都延續著威權時代的邏輯,僅僅嚷嚷著「依法行政」而沒有對法律的和執法的檢討,這樣的「依法行政」並不值得尊敬。

謹此表達我對這次靜坐的支持。

 

--

少年得志少年禿
中年危機中年肚

--
※ 發信站: 批踢踢兔(ptt2.cc)
◆ From: 66.74.139.225

抗議警察暴力!捍衛自由人權!(靜坐活動聲明稿)

(譯者筆名:海天)(原文來源:台灣大學學生發起「1106行動」聲明稿)



 

抗議警察暴力!捍衛自由人權!(靜坐活動聲明稿)

Protest police brutality! Defend freedom and human rights! (Sit-in Activity Statement)

從11月3日開始,中國海協會代表團來臺與政府簽署各項協定,同時在臺北各處,就陸續出現警方藉「維安」之名,對各類以和平方式表達不同意見者,進行粗暴的盤查、損毀、沒收、禁制、拉扯、驅離甚至拘捕。絕大多數遭致警察暴力相向的民眾,根本不曾靠近陳雲林人身,有的市民甚至只是路過、停留或單純拍攝記錄,即遭受上述對待。

Starting on November 3, with the visit of representatives from China's Association for Relations Across the Taiwan Strait (ARATS) to sign various agreements with our government , police officers have engaged in numerous abusive acts against peaceful protestors from various dissenting groups, under the guise of "keeping the peace". These acts have included arbitrary searches and prohibitions, seizure and destruction of property, physical assault, dispersion, and even arrest and detention. The vast majority of the victims of this police brutality were nowhere near ARATS Chairman Chen Yunlin, and were simply passing, standing, or photographing various areas when they were victimized.

 

透過媒體畫面傳送,我們驚覺事態嚴重。這已經不是維安有否過當的技術問題、更不只是政黨認同選擇的問題,而是暴力化的國家公權,對市民社會的嚴重挑釁和侵犯。所有彷彿戒嚴、罔顧自由人權與民主價值的管控鎮壓,連執政黨的國會議員都質問行政院長;卻只見身為最高責任主管的劉揆,仍在輕佻地詭辯和推責。實在令人既錯愕憤怒,又深感羞辱和不安。

Through reports in the media, we have come to realize the seriousness of the current situation. It is no longer a technical question of excessive law enforcement tactics, nor is it simply a partisan issue between supporters of various political parties. This is a proliferation of state sponsored violence that is provoking and attacking civil society. All these oppressive acts, which ignore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tic values are reminiscent of martial law. Even legislators from the ruling party have expressed concern over this issue to the Executive Yuan, only to see the chief authority - Premier Liu, dodge responsibility while providing only the flimsiest of excuses. We are stunned and outraged by this response, as well as ashamed and increasingly uneasy.

我們不禁要問:難道要強化兩岸經貿交流,也必須透過降低臺灣的民主自由程度、以達成與中國同樣極權統治的水準嗎?

We must ask: Does increasing cross-Strait exchange require Taiwan to lower its standards of freedom and democracy, in order to achieve the same level of repressive authoritarian rule that China has?

才不過短短幾天,臺灣人民好不容易匍匐建立的民主自由體制,在滿城的警力、威嚇的氛圍與強勢的防堵中,幾近崩解。我們政府,在如同警察國家的武裝保護裡,自我陶醉於「歷史性儀式」的想像、與酒酣耳熱的輪番大宴中。於此,憲法所保障人民的自由言論與行動權利,完全地被擱置、甚至忘卻。

In only a few short days, the liberal democracy that the people of Taiwan have fought so hard for has nearly collapsed amid massive police presence in the city, and the atmosphere of fear and repression that it brings. Behind its police state-like barricades, our government remains blinded by its delusions of a "meeting of historic proportions", and indulge itself in its receptions and banquets. Through this all, the peoples' constitutionally guaranteed rights to freedom of speech and movement have been cast aside, and even forgotten.

因為多數的強勢作為根本違憲違法,無怪乎鏡頭前沒有一個警察能理直氣壯說出,他們根據何種「法律」,執行這般上級交待的勤務。警察原是保護人民的公僕,如今在這政府由上而下的嚴峻要求中,竟競相成了限制與懲罰人民表達意見的打手。我們無意歸咎個別只能服從上命的員警,相對的,我們嚴正要求下達此一惡令的政府高層,必須負起最大的政治責任。

As many of their actions are unconstitutional, it is not surprising that not a single police officer before the cameras has been able to definitively state what law empowers them to carry out the orders issued to them by their superiors. Police officers are supposed to be civil servants charged with protecting the people. Yet under the outrageous requests issued from above,they have become thugs restricting and punishing the people for expressing their opinions. We have no intention of blaming individual police officers who can only obey orders issued by their superiors. Rather, we solemnly demand that the highest authorities in the government bear the largest share of political responsibility for these abuses.



 

我們只是一群憂心臺灣混亂現況與未來發展的大學教授、學生、文化工作者和市民,在沒有任何政黨與團體動員及奧援的前提下,十一月六日(四)上午十一點,將自發性地集結於行政院大門前,以「著黑衣、戴口罩」作為沈痛抗議的象徵,並牽手靜坐至訴求達成為止。我們的訴求是:

We are simply a group of university professors, students, cultural workers, and citizens who are concerned about Taiwan's current state of disorder and future development. At 11AM on November 6, without any support or obilization from any political party or civic group, we will assemble at the ate of the Executive Yuan in black clothes and face masks symbolizing ourpainful protest, and will join hands sitting in civil disobedience until our requests are met. Our requests include:



 

一、 馬英九總統和行政院長劉兆玄必須公開向國人道歉。

I. President Ma Ying-jeou and Premier Liu Chao-shiuan must publicly apologize to all citizens.

二、 警政署長王卓鈞、國安局長蔡朝明,應立刻下臺。

II. National Police Agency Director-General Wang Cho-chiun and National Security Bureau Director Tsai Chao-ming must step down.

三、 立法院應儘速修改限縮人民權利的「集會遊行法」。

III. The Legislative Yuan must revise the Parade and Assembly Law, which currently restricts the rights of the people.

Tweets Today 2008-11-06


Powered by Twitter Tools.

2008年11月6日

Tweets Today 2008-11-05


  • 樂生八卦:「大陸工程 以 57億得標 新莊機廠工程。」 #

  • 決定了,今天晚上先拿東西去去熱線,然後在過去生態綠買CD。(這種氣氛之下實在有點不想要前往台北) #

  • 朋友正前往現場表達人權自由。願他平安,願所有在場的人平安。 #

  • 現場版好棒!第一首《浮沉》。 #

  • 要接著唱《妳不解釋》。 #

  • 接著唱第七首。 #

  • 金恩夢已成真,那臺灣夢呢?我祈求明日一切安好,我祈求夢魘離去。 #


Powered by Twitter Tools.

言猶在耳



(文案:摘自2008謝蘇競選廣告)

他是你的孩子

他們青春 自信
帥氣
漂亮

有時充滿正義感
有時完全進入自己的世界

廿多歲了
已經多久 你不曾和他促膝長談
告訴他這廿多年來的種種改變

他三歲的時候
蔣總統逝世 全國守喪一個月

他五歲前
有上千條歌曲被禁唱

他四歲時
人民還在高喊民選總統

六歲時
還有人遭遇滅門血案 政治屠殺

他七歲時
還有人自焚 爭取言論自由

他十二歲前
警察還可以毆打遊行民眾


這些歷史都過去了
但真的 它們並不很遙遠(此時此刻的台灣然已上演威權劇碼)


你的孩子必須知道
沒有憲兵可以檢查他iPod裡面的歌曲

當年反對總統民選的人
現在也參選總統了
吶喊總統下台可以不用坐牢

這些都不是天經地義的
這是我們用血淚換來的自由

請和你的孩子促膝長談
告訴他
在他身上的這一切
是多麼珍貴

(守護孩子│守護台灣)

2008年11月4日

Tweets Today 2008-11-03


  • 然後你的臉會在我的腦海中淡去 
    而總有一天 你將會模糊地 
    再也 拼湊不起來 
    那麼我就不會再為了想起你 
    而皺一皺眉頭 #

  • Good songs.  #


Powered by Twitter Tools.

2008年11月3日

推薦音樂:《Oceanic | 人生海海》



人生海海
by tzangms







Oceanic | 人生海海
Twitter上推友推薦的未發行專輯,上面的播放器提供專輯試聽,聽完覺得好聽請購買支持,感恩。根據歌手本人的說法,可能會擺在生態綠販售,搞不好也會弄個線上訂購系統。
歌單:
1.我想忘記你
2.與你重逢
3.現在的我 從前的你
4.浮沈
5.沙漏
6.眉頭
7.不歸路
8.你不解釋
9.說再見
10.多與少

歌手小海個人部落格
《Oceanic | 人生海海》試聽網站

(本內文所含圖片及音樂版權皆屬於小海[tzangms])

Tweets Today 2008-11-02


  • 如果你認為我是在婊你那請便 #

  • 扮演軍教很有趣,要是我真有服役過,情慾模擬場域會更逼真 #


Powered by Twitter Tools.

2008年11月2日

Tweets Today 2008-11-01


  • 噯,都已經上班快一個小時了還是很想睡= = #

  • 放慢腳步,別自作多情。 #


Powered by Twitter Tools.

2008年11月1日

Tweets Today 2008-10-31


  • 同學跟我說,最近很多學校輔導室跟我們要畢業製作的DVD,他想要把那個作品推銷出去,然後,他想要採用的方式讓我想到亡耗齬(同學:你就上PTT,到補教板、老師版之類的,PO一篇偏激的文章,用口味要重!吸引大家去看放在網路上的版本啊!) #

  • 不過還好,咱的DVD向來只收工本費。(只是那個廣告行為實在讓我無法動手) #

  • 說到這,還麻煩各位到這邊( http://twurl.nl/qagame )幫我看看《今天我明天誰》,順便給點Feedback,不然同學會砍了我... #


Powered by Twitter Too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