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30日

關於那一個人──1422。1423

他是阿哲(沒綽號的人隨我叫),應該剛從中央地科畢業,他是我的國小同學,曾經是最好的那一個。



 我常想,座號很名不符實。座位向來視高矮入座,或是特別挑出不乖的小孩,安置在講桌旁邊。座號唯一一次發揮它應有的功效,是在入學。小學剛入學的時候,第一天升旗排隊和臨時座位,依照座號安排。

 1423。
 我的編號,23。他是22號。

 從小就怯生生的我,帶著害怕的心情向阿哲攀談,出乎我意料之外,我獲得他友誼的回應。印象中放學那一天,我們似乎許下了一個沒有達成的願望。

 (我們要做一輩子的好朋友。)

2007年10月26日

關於那一個人──生日快樂

今早無緣由地想到我罵過我哥最難聽的話,就是尸餐素位。

還記得那時候我不愛發脾氣的老哥差點朝我的臉上麥下去,但他終究是忍住了。

想想我和我哥之間打架打最兇的時期,應該是我小四小五他國二國三的時後,不管是不是我理虧我每打必哭(怪了,我哥都沒哭過),當然,通常是我理虧居多,然後看一個滿臉縱橫淚涕的胖小鬼,因打架揚起的塵螨呼吸困難不能自己。

最後一次打架我已經記不太起來是什麼時候了,應該是在我國三的時候,那一場為何而打如何結尾,至今已成了無解之謎,搞不好他還記得也說不定。

我和我哥的個性實在是差非常多(當然還是有相似的部份),我比我哥積極一點,比他外向(這是假象,他都在外面偷偷來),他不太愛跟家人說雞毛蒜皮的小事(我很愛),可是他遇到大事時總是溫吞吞的行動,急一群死太監。

我們相似的地方就是懶、嗜睡,還有懂得在最關鍵的事情上為對方隱瞞(早些年的時候可不是這樣,互以揭弊為樂XD)。

剛我媽說今天晚上要吃海鮮熱炒。

我想,我早上腦袋裡突然蹦出我和我哥之間的往事,就是因為今天他生日。

老哥,生日快樂。
---
等等吃飯時跟他若無其事的祝賀,像這樣的害羞文PO在這裡,看不到最好,免得被他說肉麻

2007年10月2日

這些人真是有緣

剛剛看了南方影展的入圍名單,覺得好像有些入圍者很眼熟,所以查了一下教育影展的入圍者,果然有同樣的影片......

【少年不戴花】
【下一秒˙無限】
【靜土】 (抱歉啊,他們沒官網)
【今天我明天誰】 (抱歉啊,我們沒官網)

嘖嘖,真有緣啊,又要再次見面了XD

---
少年不戴花!少年不戴花!少年不戴花!
唉...好想看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