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9日

來自心底的聲音

to 哈棒:
                                                                               
我跟他不能長久了,因為我會離開的原因,他懂。兩個男人
沒有未來,我爸還是需要媳婦,這個家,還是需要有個正常
的兒子,我還是不能接受這樣的自己。
                                                                               
                                           FROM  PIG
----------------------------------------------------
很心酸的簡訊。
這樣的想法,其實我也一直都有,只是每當我想到這裡的時
候,天生反骨的血液種是會刻意去忽略。
由朋友的簡訊看到了自我與傳統之間的強烈衝突,其實,我
只想要問天下的父母親:「如果今天是你的女兒要嫁給一個
隱瞞自己身份的GAY,你會願意嗎?」
                                                                               
只能說將心比心。
---
很累的一天。

0 個回應: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