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26日

快樂‧樂生



(以下全文轉載自虎茅莊的旅行)

樂生療養院,日據時稱樂生院,一個人間遺忘的天堂。學友會成立之初,第一次正式的活動,即參觀樂生院,因為捷運局迴龍站及新莊線的機場設在此地(註一),據悉某些房舍即將拆除,我們去作最後的巡禮。
樂生院,是怎樣的場所?收容痲瘋病人的地方是也,以前的禁忌,痲瘋病是會被傳染的,現今科學發達,已經有更先進的藥物治療,所以問題不存在,而我喜歡老房子古建築,樂生院是日據時期所蓋的,對即將拆除的建築,也是我一再拜訪的主要原因。

樂生院成立於日本昭和五年(民國十九年),為英國歌德式建築,資料上寫著「當時僅有五棟病房,收容痲瘋住院病患百人,為強制性之收容,日人上川豐為首任院長」,全世界只有台灣和法國巴黎,有此專門的痲瘋療養機構(註二),最盛時全院有六十多棟房舍,幽靜的散居在山坡上,各舍名稱雅致有「彩雲舍、綠蔭舍、竹雅舍、玉山舍、嘉義舍」等等,人數最多時上千人,如今只剩下不到五百人。
進大門,右邊已經是捷運的圍籬,還有一小段的上坡路,成排的老樹還在,掛著「保護新莊老樹樂生聯盟」的黃布條,幾棵大樹連蔭之後,黑瓦白牆紅圓拱窗的歌德式建築出現,紅白相間的美感化成拱形,更確切些的說應是棗紅色,此排建築是行政辦公室,從川堂進入,有人事室、政風室,走廊呈現連續拱圈之美,棟與棟間的廊架全部是木建築,頂端成Y字形的結構,我的朋友形容此地「走在這棟建築物中的感覺,倒是很像又回到中山女中的逸仙樓了」(註三)。

進入門診部往右,幾棟獨立的小屋,同樣褐色拱形窗眉,加上洗石子的牆面,窗眉門眉都貼磁磚或用洗石子,豐富了房屋的表情顏色,大廚房、大浴室高高的煙囪,散置掩映,部隊裡也有這種樣子,天主教堂外表是綠釉瓦中國式屋頂,裡面卻是天主教的教堂,繞一圈經過病房,多人住一間,陳設簡單,床舖棉被熱水瓶,有點抗日戰爭時醫院的味道,老先生述說著往日總總,以及改建之後的問題,因痲瘋趾頭被切斷無法按電梯等等,我們想像不到的事,佛教堂名為「棲蓮精舍」,精舍裡面有聯「身若阿羅漢,心似須菩提」,我逆時針的方向,繞院區一圈,有間消費合作社是院民自行修建的,於庚子冬月即民國49年建成,山牆上有樂生院的紅色標誌,象徵著樂生的精神,有貼上春聯「新法新希望,樂生有指望」。


後面又有好幾棟錯落的屋舍,有點像三合院,繞來繞去,再過去是宿舍區,隔一段時間再來後,已經全部拆掉,山坡地已鏟平,八層樓的新舍,上次看正在打地基,現今結構體已完成,捷運工程的事務所,檢視著來往穿梭的工程車,和安靜的院區成強烈的對比,天際線漸次改變,新工程越來越多,舊院的氣氛已失濃厚,古蹟的拆除與新建,就如小孩日漸長大,父母漸漸老去,通往宿舍區的路上立有一黑色的碑「聖德碑」何應欽所題,周至柔將軍寫著「胞與為懷」,宋美齡「神愛世人甚至……」等等的題字,還有彭孟緝將軍的「仁者不憂」,其後另有一日治時期的碑「以院作家,大德曰生」,純日式石碑的味道,對於樂生,我們是否只能給予精神上的支柱呢?
對於人性的醒思,生命的關懷,輔仁大學醒新社有個「樂生服務隊」,服務隊成立於西元1973年四月六日,服務對象就是在地的新莊樂生院之院民,那日參觀時,就看到一堆醒新社的學生,拿著吉他嘻嘻哈哈的來此辦活動,為安靜的院區響起跳躍的音符,青春的活力,展現在院區,於是在屋宇旁就有年輕的身影,但大部份時間都是孤單的身影,陪伴著這一巒青山。

另外為大家推介一部電影-「賓漢」,賓漢和樂生院有什麼關係呢?沒什麼特別的關係,不只是我第一次和女孩子看的電影,而是因為裡面有一段麻瘋病人的親情故事,讓我動心,男主角母親和妹妹得了麻瘋病,不想拖累家人,遠居山谷避世,而家人卻難捨的那種天倫之情,那時在電影院裡的震撼心跳聲,現今仍會記得,電影的經典場面有戰船相撞,羅馬競技場馬車相鬥,男女情愛,麻瘋病人的親情,神跡再現等,電影賓漢是1959年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影片,堪稱電影史上十大影片之一,共獲得11項金像獎,成為影史上獲獎最多的一部影片(註四),最後被鐵達尼號所破,這是樂生的另一段插曲。
假日裡的樂生,院民開著小型自動車來回穿梭,安靜聲中像是等待著捷運列車的到來,新莊線捷運的通車有其未來,而樂生是否像老兵一樣,「老兵不死,只是逐漸凋零」呢?捷運工程一段一段的完成,樂生院的燈光一盞一盞的熄滅,答案是未知的。

古蹟和捷運如何取捨,運用我們的智慧,尋找出雙贏的局面和方法,就如同要經濟?還是要環保?中學為體,西學為用,兩者不可偏廢,取個平衡點,或者是保留一部份的房舍,留一點氛圍,給一點旅人散步的空間,提供一點想像回憶的時空長廊,畢竟在現今昏亂的社會裡,大家除了要交通的便捷外,也應該要心靈思緒成長的空間。
近日前往樂生,門診部海報寫著74週年院慶, 院慶不知是那一天,假日裡的院區顯得更加安靜,我在照相,有幾隻貓安靜的瞪著我,炮仗花熱鬧的開放著,院區左邊是捷運站右邊是新醫院,新大樓皆漸次的完工,外牆磁磚透明玻璃已貼好,兩相夾擊道消魔長比例失調,昔日的氛圍漸失,舊時代隨著風沙塵土飛揚而去,新時代伴著捷運蜂鳴聲而來。
幾個月前我又把電影「賓漢」的錄影帶再看一次,尋找痲瘋病的情節,也回想我的二十歲月,我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想來看看,照相留下一點記錄,古建築也有他的前世今生,我怕的是有些忽然拆除了,有些是會重新整建,卻變得的面目全非不忍卒睹,我們所能作的就是留下一些影像記錄,讓更多的人知道這些一串長長的故事,故事是會流傳下去的,今日三月雪的春寒裡,有人曬太陽,有人在散步,我看到一幅新的春聯「舊屋已破 難忘辛酸血淚往事,新厝真美 期盼喜樂晚年歲月」,靜靜的貼在門扉裡。

樂生以後將改為迴龍醫院,廣告看板寫著「迴龍醫院新建醫療大樓,將在此為你服務」,去樂生院散步逛逛(註五),或者租部「賓漢」老片子來看看,樂生樂生,隨著捷運迴龍站而再生。

(註一):樂生療養院在縱貫路,迴龍派出所,樂生療養院站
地址:台北縣新莊市中正路794號
(註二):1月27日為世界痲瘋日
(註三): 94.01.08 台北工專.中山女高
(註四):奧斯卡最佳影片、導演、男主角 (卻爾登希斯頓) 、男配角、彩色片攝影、彩色片藝術指導、彩色片服裝設計、錄音、剪接、特效、配樂等十一項大獎、英國電影金像獎最佳影片
(註五):廣慈博愛院:同樣因捷運而將被拆的 "廣慈博愛院惜別會" Tony的人文旅記 228 篇

0 個回應: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