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23日

三則

(一)
站在空無一人的天橋之上,阿顥望著這陰沉抑鬱的雲,有道光刺穿過厚重的雲層,似乎正指引著那毫無邊際的未來,他褪下上身的衣物,忽視腳下穿流不止的車潮,張開雙臂用力揮舞,刻蝕在赤裸身上的藏青色翅膀,也隨著雙手擺動振翅欲飛。他真心期待,那翅膀能帶他飛往那道光芒的盡頭,往他的夢想飛去。──阿灝

(二)
音箱鼓譟,酒杯交錯,指間所夾的紙菸奮力燃燒它每一吋的生命,一如鐵咪的我行我素。她和朋友就像是一盞又一盞的舞臺燈光,一會兒照照某人,使之成為眾人的焦點,照亮他人之後總又會輪到自己被照亮,她熱愛這樣的感覺。過了一會,她起身走向無人的小角落,行走之間,煙氣由耳際穿過消散,突然間她看見了鏡中的自己,似乎有些落寞。我倚著鏡子坐下,鏡中的我,究竟是誰?──鐵咪

(三)
昂首走過一個又一個的走廊,雖然白袍仍未達到釦子所期待的長度,至少讓他明白,自己即將成為醫生。夜晚的到來,空中開始飄落雨絲,他換下白色的外衣,來到波光粼粼的愛河河畔,從水面上吹來的風帶來了寒意。架起了麥克風,倏地,手指在弦絲上劃出一個弧形,震動了週遭的空氣,人群駐足,他開始歌唱。──釦子

0 個回應: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