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19日

[棒旅記]廿二

到底是漫長的四個年頭來得心痛,

還是急速的一個月來得心痛?

終究該是長大,

那就長大吧。

這一場戲結束了仍有下一場戲必須演出,

整備戲服與面具,

提起闊面斬馬刀,

一躍入場,

「喝!」

--
The night comes down, I fall asleep

And hope to vanish at highspeed

For all my friends feel just like I do

And all my friends are sad

  ──"Never-Ending Days" by Maximilian Hecker

0 個回應: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