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7月22日

文學之於我(一)

這基本上是一個嗜好了,不停的看,然後不停的反芻書中看似有哲理的文句,希望藉由這種方式來突破自己的心靈層級。話是這麼說,可是我的嗜好具有挑食的特徵。總的來說,小說的吸引力大於心理學大於神話學大於其他類別的書籍。以國家而言,日系圖書大於美系圖書大於歐系圖書大於華文圖書。(我沒有瞧不起華文圖書的意思,但是我總覺得華人的圖書,總是多了一些沉重的東西,使人食不下咽。)

用圖書分類的方式,你想要找到我的話,850~870 這一個區塊,你會很容易找到我,再接下來是170和280。(編碼意義詳見賴永祥中國圖書分類法。)

是的,我異常的挑食,看不入眼的東西就是看不入眼,好比有人喜歡重金屬音樂的刺激,而無法接受沙發音樂的慵懶一樣。我喜歡文學之下的小說,但也僅僅接受時代距離不遙遠的部份。現代小說的濫觴起於包法利夫人,但是要我去讀包法利夫人,不如叫我吃屎算了。我沒有說它寫的不好,而是因為我沒有那個力氣去掀開時代距離遙遠的小說封皮。

如果你看到我在閱讀一本世界名著的話,不用懷疑,那一定是我吃錯藥,或者是為了某些目的而讀。還有一種小說,我也不太會去讀,像是達文西密碼。這種書會在短時間之內爆紅,我就不會有太大的興趣去看了。憑什麼我讀書要依照著出版社商業化的行銷手段而走?沒這道理。

0 個回應: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