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5月29日

[棒旅記]一千c.c.的紅血球濃厚液

上週五下午我翹課了。老媽連環Call,一直要我回家拿東西給我爸。後來回家以後,趕到了醫院,我才知道老爸已經血尿一個月了,我一直以為是這一個禮拜才開始出現的症狀。在醫院看著那一袋暗沉的紅血球,我一邊諷刺老爸真能忍。

是的,我老爸有病。
我和老哥也有病。

病歷上的名稱是「多囊性腎腫囊」,一種有二分之一的機率會遺傳給小孩的疾病。在受精卵發育之後,目前無法使用基因探針檢測小孩,大約要到小孩成長至十幾歲才可以用超音波檢驗是否罹病。

在發現罹病之後,腎臟的表面會慢慢的長滿水泡,並且腎臟體積會不斷增加,若水泡過大還會破裂,造成血尿和腎功能衰竭。而這個過程大致需要50年,罹病者在五十到六十歲左右,必須面臨腎臟壞死,接受洗腎,若想要停止洗腎,必須等到免疫系統配對成功的器官捐贈才有可能。

我很早就知道了,同時也很認命的接受這個事實。所以我決定在一定條件之下,我不生小孩,也不想結婚。

很不幸的,二分之一的機率,在我家成為百分之百。

我不知道老哥是怎麼想,但是我不願意為了古老的「傳宗接代」的觀念,讓我的小孩跟我面臨一樣的疾病。

抽煙,成為我對這個疾病最後的抗爭。在基因可以成功檢驗之前,我只能找一段不會有結果的戀情。

0 個回應: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