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4月5日

與小喜對談

完全是哲學性對談。
請先看完[棒旅記]難過這一篇文章,再來看這一篇很長的對話。
-------------------------------------
[下午 04:08:21] Hayaba: 你回來啦
[下午 05:13:56] 小喜 : 改變行程啦= =
[下午 05:14:02] Hayaba: 嗯
[下午 05:14:22] Hayaba: 你們都要自我治療,加油。
[下午 05:14:38] 小喜 : 我喔
[下午 05:14:48] 小喜 : 我只是難過
[下午 05:14:59] 小喜 : 並沒什麼大不了
[下午 05:15:14] Hayaba: 嗯
[下午 05:15:30] 小喜 : 畢竟我跟他不是這麼熟= ="
[下午 05:15:45] Hayaba: 嗯
[下午 05:16:19] 小喜 : 我只覺得這也是一種緣份啦
[下午 05:16:26] Hayaba: 我最討厭聽到這樣的事情
[下午 05:16:59] 小喜 : 沒辦法 如果你覺得這也是一種必然 會好過很多
[下午 05:17:05] Hayaba: 感覺很不踏實。
[下午 05:17:05] 小喜 : 我被HOLIC影響了ˊˋ
[下午 05:17:12] Hayaba: 哈
[下午 05:17:52] Hayaba: 演唱會好玩嗎?
[下午 05:17:52] 小喜 : 也許吧 但是 想想 有什麼證據能證明自己活過?
[下午 05:18:11] Hayaba: 沒有喔
[下午 05:18:14] 小喜 : 除了一點追憶以外,人走了就是走了
[下午 05:18:31] Hayaba: 死去的人只會活在活著的人的新中
[下午 05:18:45] Hayaba: 但是這種話只是安慰用的
[下午 05:18:45] 小喜 : 我覺得那樣太累了
[下午 05:19:00] 小喜 : 不要讓一個人勉強的活著
[下午 05:19:00] Hayaba: 因為活著的人也會死去。
[下午 05:19:19] 小喜 : 是阿
[下午 05:19:30] Hayaba: 所以,當沒有人記得的時候,人就真的死亡了
[下午 05:19:52] Hayaba: 真的辛苦的人,只有那些疑忘不暸的人
[下午 05:19:52] 小喜 : 所以,其實活著和死去並沒有什麼差異的
[下午 05:19:55] 小喜 : 試吧
[下午 05:19:56] Hayaba: 嗯
[下午 05:20:03] Hayaba: 只有一點不同
[下午 05:20:15] Hayaba: 只有自己才知道自己活著
[下午 05:20:27] Hayaba: 因為自己還感受的到
[下午 05:20:53] 小喜 : 所以 我不是那種會希望他回來的那種人
[下午 05:20:59] 小喜 : 就算是誰我都不希望
[下午 05:21:08] Hayaba: 回來就恐怖了==+
[下午 05:21:44] 小喜 : 就算是不要走這種話我也不會說的
[下午 05:21:57] Hayaba: 嗯
[下午 05:22:07] Hayaba: 說了只是在欺騙自己
[下午 05:22:23] 小喜 : 是阿
[下午 05:22:23] 小喜 : 畢竟我是個誠實的人= =
[下午 05:22:35] Hayaba: 誠實的很直啊
[下午 05:22:45] 小喜 : 星期四要去看他吧
[下午 05:22:45] 小喜 : 唉
[下午 05:22:53] 小喜 : 習慣直了
[下午 05:22:59] Hayaba: 去看看吧。
[下午 05:23:07] Hayaba: 反正,也是最後依次
[下午 05:23:43] 小喜 : 26號還要去呢
[下午 05:24:00] Hayaba: 兩次啊
[下午 05:24:36] 小喜 : 盡量去吧 雖然我和他也不是挺熟
[下午 05:25:08] Hayaba: 嗯嗯
[下午 05:26:25] 小喜 : 唉 只是還是會難過
[下午 05:26:25] 小喜 : 很純粹的難過
[下午 05:27:13] Hayaba: 我太多愁善感了
[下午 05:27:49] 小喜 : 還好 感情太純粹也不是什麼好事
[下午 05:28:11] Hayaba: 會嗎...
[下午 05:28:17] 小喜 : 我只知道我還是哭了 我並不是為了失去這個人而哭 只是為了別人難過的情感而哭
[下午 05:28:27] 小喜 : 這樣很奇怪= ="
[下午 05:28:31] Hayaba: 不會
[下午 05:28:49] Hayaba: 我只覺得我一直在感受很多東西
[下午 05:29:17] 小喜 : 會很辛苦的
[下午 05:29:23] Hayaba: 而這些東西已經多到,沒有辦法輕易劃分的地步了
[下午 05:29:27] Hayaba: 很辛苦
[下午 05:29:41] Hayaba: 但是也不知道要怎麼去停止
[下午 05:30:06] 小喜 : 還好 只要讓自己純粹一點就好
[下午 05:30:28] Hayaba: 就是不知怎麼做啊
[下午 05:31:05] 小喜 : 如果能到一個陌生的環境 或許就能做到了
[下午 05:31:15] Hayaba: 別人開心我也開心,別人難過我也難過,而且到達自己身上的感受還好像經過增幅器一樣
[下午 05:31:26] 小喜 : 因為你會花更多時間和力氣去觀察 而不是去感受
[下午 05:31:52] Hayaba: 不一樣嗎?
[下午 05:32:28] 小喜 : 觀察比較廣闊吧]
[下午 05:32:57] 小喜 : 感受太自我了
[下午 05:33:07] 小喜 : 其實誰都沒有這麼偉大
[下午 05:33:23] Hayaba: 嗯嗯
[下午 05:33:59] 小喜 : 就算有 那也是人類自己界定的 生阿死的 好壞阿什麼的
[下午 05:34:24] Hayaba: 所以觀察比較好?
[下午 05:34:25] 小喜 : 不管什麼事情只要觀察 再決定要不要思考
[下午 05:34:46] 小喜 : 可能吧 那是避免麻煩的好方法
[下午 05:34:52] Hayaba: 嗯...
[下午 05:35:48] 小喜 : 至於思考 要懂得何時停下來 要懂得轉彎
[下午 05:36:19] 小喜 : 如果你為了一個人離開而難過 那世界上的任何生命應該是必須被賦予同等價值的
[下午 05:36:30] Hayaba: 基本上是...
[下午 05:37:02] 小喜 : 是阿 那 難過的原因其實只在於他是你生命中的一部份
[下午 05:37:07] 小喜 : 因為產生了關連 所以有了感情
[下午 05:37:17] 小喜 : 而感情不會太長九
[下午 05:37:25] Hayaba: 即使關聯就只是那麼一點?
[下午 05:37:51] 小喜 : 是阿 生命就只有那麼一點 情感就更少了
[下午 05:38:11] Hayaba: 嗯...
[下午 05:38:27] 小喜 : 不知道 至少我認為離開的人就是離開了
[下午 05:38:37] 小喜 : 與其難過 我倒寧可想想能為他做點什麼
[下午 05:39:19] 小喜 : 我還記得 HOLIC裡面 四月一日算命的時候 算命師跟他說的 你的父母哪裡都不痛了
[下午 05:39:35] 小喜 : 這樣不就比麼都重要?
[下午 05:39:45] Hayaba: 嗯...
[下午 05:40:32] 小喜 : 活著的人只能為他祈禱 能做些什麼 或是有什麼沒有完成的 放不下的
[下午 05:41:13] 小喜 : 偶爾在某些時刻某些場合你會想起這麼一個人
[下午 05:41:13] 小喜 : 那也就足夠了
[下午 05:42:09] Hayaba: 這樣生命,有點渺小。可是比較令人舒服
[下午 05:42:44] 小喜 : 是吧 而且必須承認 生命本來就是很渺小
[下午 05:42:55] 小喜 : 只是我們自己把她過於放大
[下午 05:43:05] 小喜 : 而且附加太多情感在上面
[下午 05:43:57] 小喜 : 並不是看輕生命 而是說生命阿靈魂阿其實也不過是這麼一部份
[下午 05:44:06] Hayaba: 嗯.......
[下午 05:44:14] Hayaba: 我要再想一想
[下午 05:44:29] 小喜 : 有時候 只要笑一笑就好
[下午 05:44:50] 小喜 : 為了他的離去而祝福
[下午 05:45:10] 小喜 : 至少我是這樣想啦 總有一天 你也會變成離去的人
[下午 05:45:21] 小喜 : 到時候 你又有著什麼願望呢?
[下午 05:48:14] Hayaba: 我...我不知道
[下午 05:48:41] Hayaba: 我大概會想要觀察活著的人吧。哈
[下午 05:49:07] 小喜 : 呵 是吧
[下午 05:49:17] 小喜 : 那麼看到大家難過 也就滿足了吧
[下午 05:49:28] 小喜 : 遲早要離開的
[下午 05:50:52] Hayaba: 不知道
[下午 05:51:32] Hayaba: 我看了應該會變成地縛靈
[下午 05:52:21] Haya
ba: 等一下去找你
[下午 05:52:50] 小喜 : 哈哈 我沒在家啦@@
[下午 05:52:50] 小喜 : 我再新竹
[下午 05:52:57] 小喜 : 我可能明天才會回去
[下午 05:52:58] Hayaba: ...........
[下午 05:53:06] Hayaba: 那明天再說吧。

0 個回應: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