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3月24日

[棒旅記]想逃

小光前天說我整個人都空虛了,

我也是這樣想。

從二年級開始不斷的放空,

直到現在還是不斷的迷惘,

這條路真的很漫長,

前方的視野仍舊充滿迷霧。

有時候一直在反思自己的存在價值,

「人存在真的一定要有價值嗎?」

其實這些都是因應大眾需求所做出來的表面。

很累,

很想哭,

可是卻忘了流淚的方法,

想要找一個比我還要大要溫暖的胳膊,

卻發現自己已經長的太大。

0 個回應: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