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月1日

Walking in the rain.

昨天下午跟兩個人吵架以後就把電腦搬回家,坐在客廳一陣子,突然很想出去走走,於是把目標設定在尋人這件事上面。我知道他家的地址,看看地圖其實也不遠,就在三民路一段而已。於是我在雙腳上各綁了一個三公斤的沙袋,揹上背包和水,往目的地行進。反正我下半身肥癡,就算沒有找到也可以當作瘦身運動。

出門的時候,天色已經很陰暗了,我沒有想這麼多,只是一個勁的往成功路上走。大約過了十分鐘左右剛過了桃農,果然下雨了,而且很大。我棲身在僅僅30公分寬的平房屋簷下,握著手機試著在撥打一次,還是處於暫停服務的狀態下。心裡想著很多事情,國中開始到最後一次在接上碰到他,思索每一個蛛絲馬跡,我果然不是思考派的,不到幾分鐘我就放棄苦思,點燃了這趟旅程中的第一根菸。莫約是抽完了煙不久,雨停了,我再度往我的目標前進。

走到了虎頭山腳下,往左手邊轉就是三民路一段。不斷的行走,目光不斷掃視街道兩旁。沒有。沒有42巷。我一直走到了清溪公園,才停了下來,距離我出發已經過了40幾分鐘,一定是我過頭了,當下決定折返。很不幸的,當我要折返的那一刻起,又下大雨了。這一次似乎沒有停歇的跡象,我只好等到雨勢變小,再開始我的旅程。走著,雨也打在我外露的皮膚上,漸漸的衣服也溼了。

這回的雨下得真是狠,不斷的忽大忽小,害我有時沒騎樓遮雨就直接整身濕透。好不容易走會到縣議會附近,我已經懶的自己找了,隨便抓一個大樓的警衛問:「42巷在哪?」他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我,說:「隔壁那一條。」

哇咧靠。找了那個久,於來就在三民路的開頭而已......。42巷其實是一個社區的出路口,我直接向警衛問了門牌號碼,他跟我說,那個住戶是兩個月前搬來的。我想,我找的人應該已經搬走了。拖著濕透加疲累的身體,我慢慢地踱回家。一回家就脫掉身上的所有衣物,無袖上衣,幾乎全溼;牛仔褲,溼了就算了,還很重;沙袋,只有一點潮濕。趕忙衝去洗個熱水澡,不然就要感冒了。洗完出來,人也開始睏了,就任由身體去夢周公啦。

其實家裡他電話打不通時,已經預料到會有這種結果,但是自己確認一遍,總是比較安心。我看,尋找的日子還長的很。
------------------------------------------------

這是暑假時候的文章了。
原本放在卓姐那裡,現在拿回這裡放。

0 個回應: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