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月23日

[棒旅記]成長(一)

我,其實一直都很清楚自己是怎樣的一個人。

還記得很小的時候,家裡那幾部照相打字機,鋼珠滑動與鍵盤敲擊的聲音。只要一放學,我就是靜靜的坐在媽媽使用的那一台旁,聽著快門發出的每一聲,寫著每天的回家作業。

家裡很忙。每天八點整一到,店就要開張,爸媽沒有時間陪我和哥哥一起上學,我和哥哥,都一直是兩個人走到學校,直到我之升上小四為止。其實我一直都很孤單,而且怕的要死。我的成績不是很好,運動細胞也不強,也不太會玩,就連電視節目的討論,我都無法很輕鬆的參與其中,每一次都是落荒而逃。因為我媽的教育方針很清楚的告訴我:不准看電視。到現在我都還是很好奇,既然不讓我們看,那何必買?

就是這樣,我既不屬於好學生的一群,也不屬於調皮搗蛋的那一群,只是一個看似害羞、愛哭、沒有特別嗜好,連老師也不會注意到的安靜學生。

在這種狀況下,我還是有些要好的同學。說要好,或許是自己的一廂情願也說不定。現在回想起來,並不是那一個人的錯,而是他提前長大了,不希望有個近乎跟屁蟲的人跟在身邊。對他而言,我確實滿足了他的優越感,是他告訴我有什麼漫畫好看、是他告訴我數學題目要怎麼解、是他驕傲的向我展示一切又一切,他對我而言就是超屌。

直到現在,我還是很感激他的善意。

我一直以為可以就這樣子維持我們的關係,直到快畢業前的那一天來臨,他提出了絕交的要求。這對我真的是晴天霹靂,第一時間內,愛哭的本性就馬上衝出了表面。我已經忘了大致上事情是怎麼結束的,老師好像有來問我怎麼了,我回答了嗎?應該是有回答吧,因為過不久,他就來跟我道歉了。然後,破涕為笑。雖然他收回了絕交的語句,但是我明顯地察覺他有意無意的冷淡。

我不清楚,我做了什麼讓他決意如此,但是我知道,我不能再這樣哭了,於是每當我難過的時候,我都強忍著快要潰堤的眼淚靜靜地離開,然後躲到沒有人的地方,開始大哭。他在我的心裡留下了一道不易傷口,這傷口,卻是我成長的開始。

0 個回應: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