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月28日

[棒旅記]書本

走在誠品,

突然有一種不知道要選擇什麼的感覺,

書很多,

能吸引我的書卻越來越少,

毫無篩選、滿坑滿谷的的書對我而言,

已不再具有吸引力。

2006年1月27日

[棒旅記]成長(三)

會抽煙其實也是從國中開始的吧?我很認同「近墨者黑近朱者赤」這一句話。那個時候真的很煩悶,所以偶爾會去偷買一包菸,慢慢的抽。看著青煙裊裊而上,說真的,很漂亮。鬱悶在隨著菸頭的發光發熱,變成一個美麗的瞬間。

家人的鼻子總是很靈敏。有一次我被抓到了,我爸就買了一包菸,整整二十根塞到我的嘴裡一起點著,叫我抽,那簡直就是地獄,活像是把燒紅的木炭放在鼻子下端,皮差點脫掉了一層。後來我爸還把那些菸丟到一碗水裡,叫我喝下去,好險我拒絕了,不然,那等於是在喝農藥自殺。之後,抽煙就變的斷斷續續的,直到考上大學那段時間才又開始。

國二下的時候,班上轉來了一個女生。說真的,她並不漂亮,而且還有一點胖,可是很吸引我,她也許就是初戀吧?由於她的家庭並不是很安定,有些時候,我我會以為我對她的好其實是出於同情,所以我並不敢去承認。後來她又轉學了,同樣是因為家庭的關係。在她要離開學校之前,我在她的臉上吻了一下,希望她能夠在別的地方好好過。後來她還有寄幾封信給我,可是當我把信寄回去之後,就再也沒有音訊了。

國三時學校分了班。說是分班,其實也只是將兩個班成績較好的學生與成績較差的學生分開來教授國英數三科。合班的同學都是好人,有些人的臉到目前為止,都還記憶猶新。在這裏,我也遇見了我第二個喜歡,還有第一個喜歡我的人。

會去喜歡那一個女生,其實只是因為別人的慫恿。很可笑,但是後來那一段對她的感情,卻從玩笑話成為真實。有向她追求過(請參閱關於那一個人─M.G. Wang ),但是失敗了。若小學同學是第一個影響我很深的人,慫恿我去追求M.G. Wang 的那一個人,就是第二個對我造成重大影響的人,L。

他是一個很奇怪的人。慫恿我去告白後過了一段時間,他有意無意的讓我知他是一個同性戀。剛開始當然是很震驚,不過令人更震驚的是過了幾天以後,他在上課時傳了一張紙條過來,上面寫著喜歡我。我真的被嚇到了,因為我只當他是朋友。所以我直接的跟他說,這是不可能的。

之後,他又傳了一張紙條過來,上面羅列了滿滿的問題,但是只有一個重點:為什麼不行?其實那個時候還挺緊張的,所以我在不透露L的名字的情況下,告訴了班導。她也很緊張,不過我覺得她好像比一般人還要開明。她只是跟我說,如果我不喜歡就拒絕他。不要因為他死纏爛打就答應了。

所以,我拒絕了L。

而且是用很兇的態度去拒絕他。

我想當時他應該嚇到了吧?後來我很後悔沒有用更理性的方式去處理,或許這樣的結果對我和他本來就是最好的吧?畢竟朋友之間,尤其是同性之間,我不太希望有這樣的情感存在。我可以理解他們,可是我不能接受。

2006年1月25日

[棒旅記]成長(二)

那道傷口,劃的很重。

我爸媽一直認為我是一個很奇怪的小孩,我並不否認。每當我跟朋友吵架了,我媽就會說,我變得那麼奇怪,都是因為我沒有辦法面對我的小學同學。有段時間我還真那麼以為。直到現在我才明白,會變得奇怪就是因為我想要痊癒,所以不斷地在我自己性格上做改變。

上國中,每個人都正值調皮搗蛋的時期。我是做了很多改變,但這些改變卻是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我一直很確信「一個人的進步,就代表有另一個人被踩在腳底下」,這並不是指我去壓榨、打擊了誰,而是我有能力去可憐誰。

他是K。一個矮矮小小黑黑、留著完美圓弧的平頭、肚子微凸、十分古怪的男生。在他身上我看到了自己。他說話總是很小聲,沒有特別的嗜好,也沒特別親近的同學。簡單的說,他就是我們班霸凌的對象。說真的,沒有人打過他,因為大家不想,可是同時,大家都在背地裡嘲笑他。我想不起來我有沒有嘲笑過他,但是我也沒有在他孤寂的時候給他協助。

因為我怕。我怕回到以前的日子。怕身為愛哭鬼的自己攫住了自己。所以當他因為大家的嘲笑而失控時,任憑哭泣、嘶吼,我和大家站在一起沉默,於是K變的更奇怪了。他其實懂得反抗,也會拒絕班上強勢者的要求,只是很寂寞罷了。

若說小學畢業前的那道傷口名為「背叛」,那國中時的傷口則是「誤解」。我的班導是個很好的人,單親媽媽。她會處罰我們,也會獎勵我們。到現在,還是有很多畢業的學生會回去找她聊天。有一次,全班聚集在視聽輔導教室裡,她要撥放辛德勒名單,由於我坐在前面的位子,若不將屁股往下滑一點,就會擋到別人的視線。可是這樣做久了又很累,於是我選擇往前面的桌子趴著。

看了很久,不知道到哪一個橋段的時候,我的頭突然被打了一下。回頭一看,是老師。她跟我說,該起床了。我跟她說,我沒有睡覺。但是她一臉不信。於是我的情緒上來,就安靜的哭了。後來,我沒有多說什麼,假裝沒有事情,跟大家一起看完了這部電影。

這道傷口反而好的很快。從此之後,我沒有在大家面前哭過了。我不想要被視為軟弱的人,我想要當一個堅強的人,最少在朋友的面前。

2006年1月23日

[棒旅記]成長(一)

我,其實一直都很清楚自己是怎樣的一個人。

還記得很小的時候,家裡那幾部照相打字機,鋼珠滑動與鍵盤敲擊的聲音。只要一放學,我就是靜靜的坐在媽媽使用的那一台旁,聽著快門發出的每一聲,寫著每天的回家作業。

家裡很忙。每天八點整一到,店就要開張,爸媽沒有時間陪我和哥哥一起上學,我和哥哥,都一直是兩個人走到學校,直到我之升上小四為止。其實我一直都很孤單,而且怕的要死。我的成績不是很好,運動細胞也不強,也不太會玩,就連電視節目的討論,我都無法很輕鬆的參與其中,每一次都是落荒而逃。因為我媽的教育方針很清楚的告訴我:不准看電視。到現在我都還是很好奇,既然不讓我們看,那何必買?

就是這樣,我既不屬於好學生的一群,也不屬於調皮搗蛋的那一群,只是一個看似害羞、愛哭、沒有特別嗜好,連老師也不會注意到的安靜學生。

在這種狀況下,我還是有些要好的同學。說要好,或許是自己的一廂情願也說不定。現在回想起來,並不是那一個人的錯,而是他提前長大了,不希望有個近乎跟屁蟲的人跟在身邊。對他而言,我確實滿足了他的優越感,是他告訴我有什麼漫畫好看、是他告訴我數學題目要怎麼解、是他驕傲的向我展示一切又一切,他對我而言就是超屌。

直到現在,我還是很感激他的善意。

我一直以為可以就這樣子維持我們的關係,直到快畢業前的那一天來臨,他提出了絕交的要求。這對我真的是晴天霹靂,第一時間內,愛哭的本性就馬上衝出了表面。我已經忘了大致上事情是怎麼結束的,老師好像有來問我怎麼了,我回答了嗎?應該是有回答吧,因為過不久,他就來跟我道歉了。然後,破涕為笑。雖然他收回了絕交的語句,但是我明顯地察覺他有意無意的冷淡。

我不清楚,我做了什麼讓他決意如此,但是我知道,我不能再這樣哭了,於是每當我難過的時候,我都強忍著快要潰堤的眼淚靜靜地離開,然後躲到沒有人的地方,開始大哭。他在我的心裡留下了一道不易傷口,這傷口,卻是我成長的開始。

2006年1月19日

過敏性結膜炎

很糟糕,之前幫咖啡廳用通樂通水槽時,被衝出的氣體給嗆到(舌頭同時也受傷了),原以為會在頭三天就自動痊癒,可是兩個禮拜之內,兩隻眼睛不慣紅腫、消退、刺痛、消退(迴圈),超級難過。

昨天睡到下午五點以後,一起床就馬上去看了醫生,醫生確說我得了慢性(連續?)過敏結膜炎?

因為很難醫治,所以眼藥水拿了兩罐,一罐照三餐,一罐睡前點一次,還要外加眼部冷敷,希望它快點好起來......
---
大家大掃除時使用任何清潔劑、或是具有腐蝕性的東西時,千萬要小心啊。

2006年1月10日

寒假可以

http://news.educities.edu.tw/announce/news_show.cgi?NewsID=768
http://www.i-link.org.tw/

給自己一個期許。
-----------------------------------
第二屆青春記事劇本甄選

對象:
你可以是剛走過青春期的大專院校學生,或者不是,卻很關心青少兒,而且是對「數位世
界」擁有敏銳觀察力與獨到觀點的人,團體報名也很歡迎。

主題:
將你或周遭有關數位媒體的年少輕狂體驗:網路溺水記、3G愛情故事、Blog狂想曲…等虛
擬世界的故事,將最ㄏㄤ的青春自白大膽的轉化成劇本創作~以青少兒(10~18歲),數
位媒體,人際關係為劇情的主要元素~

目的:
1)我們期待凝聚一群關懷青少兒的人,特別是剛度過青少兒階段的大專生,用最新鮮的經
  歷與省思,觸及青少兒共同經驗,來創作出關於e世代的故事或記錄。
2)將來配合校園宣導,如果你的劇本獲選,將會拍攝製作成為劇情片或紀錄片,和具有啟
  發性的題材結合成為互動式信息,並且與學校、媒體、政府、機構以及各種青少兒輔
  導體系合作推廣,一起引領青少兒建立健康的人際關係。

長度:30分鐘以內

獎勵辦法:
1)參選之創作由本協會聘請專業人士組成評審團,舉行公開之評審,獲選者可得獎金10萬
  元。
2)獲選之作品將由愛鄰協會白絲帶工作站資助攝製完成作品,並舉辦作品首映記者會以及
  座談會等公開活動。

參加辦法:
請於2月14日前e-mail至family@llc.org.tw
並將備份電子檔寄至:台北市金華街187號西樓303研究室 白絲帶工作站收

主辦單位:台灣愛鄰社區服務協會、白絲帶工作站、
     國立政治大學數位文化行動研究室、國立政大學主流傳播學社

洽詢專線:(02)23676646-21,(02)23419151-448

[棒旅記]分裂

很難過自己是如此的易怒,

很難過自己是如此的軟弱,

抑制差點失控的淚水,

我才發現不想要被看輕的自己,

如果人格可以自由自在的分裂,

我想要創造出一個可以被信任的自己,

把暴躁無能的本我,

塵封在心的最深處。

2006年1月1日

[棒旅記]時間

27766800S
=462780M
=185112H
=7713D

這麼漫長的時間裡,

我仍然寂寞,

直至2005年的最後一秒。

走在公車難以行駛的龐大群眾裡,

我帶著一絲絲的落寞,

邁開每一個時間的步伐。

有誰可以告訴我,

我可以不必再孤單下去?

有誰可以讓我,

不必再害怕對我伸開雙臂的人?

又有誰可以讓沒有辦法承受自己肩膀的我,

繼續的走下去?

我常告訴別人要快樂,

但自己就是個不快樂的人。

我要的不多,

就只是一個可以完全休息的地方。

這樣走路,

真的,

很累。

再走下去,

就人格,

分裂。

Walking in the rain.

昨天下午跟兩個人吵架以後就把電腦搬回家,坐在客廳一陣子,突然很想出去走走,於是把目標設定在尋人這件事上面。我知道他家的地址,看看地圖其實也不遠,就在三民路一段而已。於是我在雙腳上各綁了一個三公斤的沙袋,揹上背包和水,往目的地行進。反正我下半身肥癡,就算沒有找到也可以當作瘦身運動。

出門的時候,天色已經很陰暗了,我沒有想這麼多,只是一個勁的往成功路上走。大約過了十分鐘左右剛過了桃農,果然下雨了,而且很大。我棲身在僅僅30公分寬的平房屋簷下,握著手機試著在撥打一次,還是處於暫停服務的狀態下。心裡想著很多事情,國中開始到最後一次在接上碰到他,思索每一個蛛絲馬跡,我果然不是思考派的,不到幾分鐘我就放棄苦思,點燃了這趟旅程中的第一根菸。莫約是抽完了煙不久,雨停了,我再度往我的目標前進。

走到了虎頭山腳下,往左手邊轉就是三民路一段。不斷的行走,目光不斷掃視街道兩旁。沒有。沒有42巷。我一直走到了清溪公園,才停了下來,距離我出發已經過了40幾分鐘,一定是我過頭了,當下決定折返。很不幸的,當我要折返的那一刻起,又下大雨了。這一次似乎沒有停歇的跡象,我只好等到雨勢變小,再開始我的旅程。走著,雨也打在我外露的皮膚上,漸漸的衣服也溼了。

這回的雨下得真是狠,不斷的忽大忽小,害我有時沒騎樓遮雨就直接整身濕透。好不容易走會到縣議會附近,我已經懶的自己找了,隨便抓一個大樓的警衛問:「42巷在哪?」他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我,說:「隔壁那一條。」

哇咧靠。找了那個久,於來就在三民路的開頭而已......。42巷其實是一個社區的出路口,我直接向警衛問了門牌號碼,他跟我說,那個住戶是兩個月前搬來的。我想,我找的人應該已經搬走了。拖著濕透加疲累的身體,我慢慢地踱回家。一回家就脫掉身上的所有衣物,無袖上衣,幾乎全溼;牛仔褲,溼了就算了,還很重;沙袋,只有一點潮濕。趕忙衝去洗個熱水澡,不然就要感冒了。洗完出來,人也開始睏了,就任由身體去夢周公啦。

其實家裡他電話打不通時,已經預料到會有這種結果,但是自己確認一遍,總是比較安心。我看,尋找的日子還長的很。
------------------------------------------------

這是暑假時候的文章了。
原本放在卓姐那裡,現在拿回這裡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