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7月16日

『關於那一個人』──小可愛

因為被害妄想症,小可愛自殺了。在路上遇見國高中同學馬哥這麼跟我說。當下的錯愕感,在每一分鐘持續延燒。



被害妄想症。我不懂怎樣才算是被害妄想症,但我還知道那是一種精神障礙。時間拉回了高一時,那是我和小可愛同班的第一年,也是唯一的一年。印象中的他,個子不高,也許有一百六十公分吧?雖然矮,但我總是跟你說,你是個天生的衣架子。真的穿什麼衣服都好看的人非常少見,你就是那種人。那時候班上氣氛並沒有融洽,畢竟一年之後就要分班了,高二以後的同學才是一起度過高中生涯的同伴,所以,大家慢慢的疏遠了。分班後,我在樓下,你則在樓上,偶爾見了面也會互相打探近況。

畢業以後反而比以前更常見到面了,我直接申請元智,在畢業典禮前就有了學校,而你沒考上,到我家附近的補習班,開始重考生涯。從那時候,就很常看到你在隔壁的網咖出現,你的摩托車也時常出現我家的騎樓前,我跟他說過可以停放在那裡的。

你時常問我關於元智的事情,也曾打算考元智,我還滿鼓勵的,只要是自己喜歡的道路,就堅持地走下去吧。一年過後,網咖的身影已不再出現,我想應該是考上了吧!再過七個月,也就是五個月前,網咖關門大吉,一切都消失了,船過水無痕。

馬哥說,你重考的時候精神狀況就不是很好了。這很有可能,當週遭的人都考上學校了,換作是我,我也會很焦慮。現在想起來,重考那一年你的眼神,似乎沒有以往開朗,眼底隱藏的是畏縮、無助。或許在我鼓勵你的時候,把你刺傷了而不自知。我這個白痴。

你也是個白痴。

你堅持走的,是你所喜歡的道路嗎?真是令人難過。

天國那裡,不知道有沒有大學?我想,你又要晚一年畢業了,誰叫你沒有把東海的一年級唸完呢?

---

「等你投胎、長大以後,我們再做忘年之交吧。這一次,你要好好的享受人生,好嗎?」



※2005.0715,你的告別式,我用我的心為你捻香。


再補充,跳樓很難看,別以為每個跳樓的人都會像陳寶蓮一樣,可以死得乾乾淨淨的。

2005.0716

0 個回應: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