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7月17日

陰影

是死亡的那一種。發現年紀增長的過程當中,死亡的經歷會呈平滑曲線上揚。以往在還不是很能體會這種死亡的時候,不管是外公、內公或是二舅的去世,都不會給我帶來這麼大的震撼,外公去世時或許有哭,不過也只限於聽到那一刻跑到廁所假裝洗一把臉,利用短暫的時間發現情緒;外公和二舅連哭都沒哭過,就連心情上也是很平靜的,因為他們雖然是病痛纏身而去世,但也很讓人欣慰死亡終可為他們帶來解脫。這一次,沒哭,但是心情卻很不平靜,我想他選了一條很痛很痛的路,太過急於超脫,反而完全忽略了親友的感受。

或許我真的如我娘所言,是一個不重家庭的人,過於在乎朋友,所以才會這樣吧。

0 個回應: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