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6月3日

『關於那一個人』──彥中

彥中之於我,就像是一個哥哥一樣。應該說,比自己親哥哥還要像一個哥哥。

他總是在適當的時候給我心靈上的協助。願意請傾聽我訴說生活中的苦悶,但是從來不會把它的苦悶,成為一座只進不出的掩埋場。希望有哪一天,我也能成為他紓解的對象,當然,到那個時候,我們會是兩座焚化爐。或許是我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沒有的特質而被吸引,所以我會認為他很特別。他和他媽的感情非常好,這是我所做不到的。他喜歡稱自己是嘉義蠻幫的小孩。

有時他很寡言,有時讓人感到成熟,有時讓人感到那股自信的狂傲。

他很喜歡Emir的電影,也把電影介紹給我看,雖然不能全然的理解那些電影裡的真理,但是我看到了他與那些電影的共通點──屌。

他想要追尋一個與於自己的夢想,在他而言,那個夢是導演夢,在我而言,或許是成為編劇吧。

要是我離家出走的話,也許真的會到他家避難也說不定。

0603/2005

---

「蠻幫的小孩,都是這樣長大的。」

0 個回應: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