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9月11日

圖書館(三)

圖書館(三)

「在國中的時候,我曾經喜歡過一個別班的女生。」
「她很可愛,所以合班上課的時候,我都會刻意坐在她的附近。」
「我們當然成為了好朋友,但是我就是不敢跨過那一道門檻,直到我和她共同的朋友,鼓勵我向她告白。」
秀子是個很好的聽眾,靜靜的聽著。

「於是,在某天下課後,我約她一起走,她也跟了。在公車站排下,我遲疑著,終於,還是鼓起勇氣說出來了。」
「她笑笑的說:『你喜歡,就來追我啊!』」
「我很高興,也很期待即將展開的初戀。」
我停住,看著仙女棒的火光。
「後來呢?」秀子問。
「後來……一個星期後,她的朋友,告訴我一個消息,她已經有男朋友了,是隔壁班的。」
「我很驚訝,於是跑去找那個傳說中的男朋友。接著,我被他擊敗了。」
「他問我,跟她告白的時候,她說了些什麼,我把她的話複述一次,然後,他很放心的笑的說:『真的嗎?我跟你一起競爭好了。』」
「回家後,我大哭了一場。我沒辦法忘記那個自信的笑容。於是,我選擇退出,和他也成為朋友。我想,這是最好的選擇,不會讓她和她的男朋友為難。」
「但是,我沒有忘記她。她現在也在我們學校。」
「真的?」
「嗯。當我知道她也是我們學校的學生的時候,我很高興的,用BBS寫了一封信,告訴她我還是喜歡著她。但是,她沒有給一個明確的答案,只是用她的簽名檔,宣告我的出局。她的簽名檔著麼寫著:『你相信有純友誼嗎?如果你相信,就有可能。』」
* * *
「她是個聰明的人,沒有用會傷人的方法拒絕我,於是我也做個聰明的人,跟她說:『我們做一輩子的朋友吧。』」
秀子想了一下,說:「這就是你在Feeling版寫那篇文章的原因嗎?」
「妳真聰明。」我笑。
「這跟你的原則也有關係吧?」
「嗯。並不是我不相信任何人,而是相信人是很困難的事,所以我冷漠,這樣可以過的比較沒有負擔。我說完了,換妳。」
「好,那我就告訴你,為什麼我要堅持別人叫我秀子。」

「我爸媽在我還小的時候就去世了。」秀子平靜說。
「很多人說我對爸媽沒感情,我也不想要這樣。只是,對他們的印象真的是太淺了,要對他們有感覺,為他們悲傷,是很困難的。」
「我還有一個大我十幾歲的哥哥。他很溫柔,獨力扶養著我這個小妹妹,只因為不想讓我被別人收養。所以,我不只當他是哥哥,也把對父親的憧憬愛慕,投射到哥哥身上。」
「你也知道,小孩子總是做著不切實際的夢,我也是。小時後,總期待著長大以後,要當哥哥的新娘。」
「有一天,哥哥帶了女朋友,也就是現在的嫂嫂回家,我很吃驚,因為我嫂嫂是個日本人。」
「小孩子真的很單純,我問哥哥說,哥哥是不是很喜歡女朋友。哥哥回答是,我就當作哥哥喜歡日本人。又想,日本人的名字總是叫什麼什麼子的,所以也要哥哥叫我秀子。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開始自稱秀子了,朋友知道我很堅持,也跟著叫,變成現在大家都叫我秀子。如果有人不這樣叫,我還會覺得怪怪的。」
* * *
「妳好奇怪。」我說。
「才不呢,這叫浪漫。」
在我們聊天的時候,音響不知不覺播起了一首哀傷的歌。
秀子也跟著哼了起來:「ええいああ 君から『もらい泣き』 ほろり?ほろり ふたりぼっち……」
「這是什麼歌?」我問。
「一青窈的『もらい泣き』,中文翻譯是陪哭。」
「陪哭?歌詞在說什麼?」
「嗯……大意應該是在說,有兩個一男一女的好朋友,在感情上有挫折,就會跑去找對方大哭一場,而另外一個人則靜靜的陪著。兩個孤單的人,總是會想到對方,也許他們沒有發現,合適自己的情人,就是溫柔的對方。」
「好悲傷的感覺。」
「我最喜歡的歌就是這首。聽著聽著,很希望真的會有那一個很溫柔的人,陪在我的身邊。」

秀子的話中藏有暗示。
我說過,要做個聰明的人,於是我拉著秀子的手,跑向人群,衝著方隆說:「幫我們照相!」

「三、二、一,好了!」方隆把數位相機拿給我們看,照片中的我和秀子,帶著一抹微笑,只是,秀子的笑容裡多帶了一點哀愁。
「方隆,你幫我照他的獨照好不好,我想要一張。」看完相片,秀子說。
「要我的獨照幹嘛?」
「你別管啦!快一點照相!」
在半推半就下,我照了獨照,秀子滿意的笑了。

0 個回應: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