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9月27日

狗屁。

狗屁家規,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出了車禍,回到家裡看到沒受傷,連一句關心的:「有沒有事情?」都沒有問,從頭到尾只在乎為何要讓同學載,你不知道我很想在同學家,和大家在一起嗎?

去你媽的11點門禁。


小光,對不起你的檔車...

2004年9月11日

我恨標案

為啥我家公司是做跟我學的有關聯的工作?

害我連學費都被捏的緊緊的,家裡沒網路...煩。

圖書館(完)

圖書館(六)

眼前的中年女人,就是秀子的日本嫂嫂。
「有事嗎?」
「是這樣的,秀子在臨終之前,有交代幾樣要留給你的東西。」她把懷裡的牛皮紙袋遞給我,動作很像秀子遞便條給我的時候。

圖書館(五)

圖書館(五)

東眼山真的很冷。
星星還是一樣的閃爍,只是這一次,山上只有我和秀子。
把外套給秀子穿,她默默的接過。
「好冷。」我說。
「對啊,很冷。」
「你知道為什麼我要帶妳上東眼山嗎?」
秀子搖頭,表示她並不知道我要做什麼。


圖書館(四)

圖書館(四)

不知道我和秀子之間,算不算有愛情的存在。
不算國中時期那段早夭的感情,我其實沒有談過戀愛。
於是,我打開電腦,連上BBS,開始寫信。

作者 Calm(沉著)
標題 To Sayloveme
時間 Wed Nov 19 00:04:48 2003
------------------------------------------------------------------

圖書館(三)

圖書館(三)

「在國中的時候,我曾經喜歡過一個別班的女生。」
「她很可愛,所以合班上課的時候,我都會刻意坐在她的附近。」
「我們當然成為了好朋友,但是我就是不敢跨過那一道門檻,直到我和她共同的朋友,鼓勵我向她告白。」
秀子是個很好的聽眾,靜靜的聽著。

圖書館(二)

圖書館(二)

秀子慢慢地吃著香菇機燴飯,我無聊地拿著吸管,撥弄紅茶裡的冰塊。
她的神情有些不安。
於是我問了:「為什麼要給我那張便條?」
秀子好像因為我說話的關係,表情變的比較自在。
她放下了湯匙,說了一句驚人的話:「因為你很吸引我。」
我呆呆地看著她,停止撥弄冰塊的動作。
沒有人會用「吸引」,來形容我,因為我知道自己一點也不吸引人,尤其是女生。
我遲疑地問:「我哪裡吸引妳了?」
「你在Feeling版Po的那一篇文章。」她回答。


圖書館(一)

圖書館(一)

我是個非常冷漠的人。

面對同學與朋友,我總是擺出一副「關我屁事」的表情。
因為,我不想要有太多的人際糾葛,這樣可以使我得到一種安寧的感覺。
人們總是喜歡親近著別人,好像他或她是你最要好的麻吉,然後,評論著你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