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9月27日

狗屁。

狗屁家規,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出了車禍,回到家裡看到沒受傷,連一句關心的:「有沒有事情?」都沒有問,從頭到尾只在乎為何要讓同學載,你不知道我很想在同學家,和大家在一起嗎?

去你媽的11點門禁。


小光,對不起你的檔車...

2004年9月11日

我恨標案

為啥我家公司是做跟我學的有關聯的工作?

害我連學費都被捏的緊緊的,家裡沒網路...煩。

圖書館(完)

圖書館(六)

眼前的中年女人,就是秀子的日本嫂嫂。
「有事嗎?」
「是這樣的,秀子在臨終之前,有交代幾樣要留給你的東西。」她把懷裡的牛皮紙袋遞給我,動作很像秀子遞便條給我的時候。

圖書館(五)

圖書館(五)

東眼山真的很冷。
星星還是一樣的閃爍,只是這一次,山上只有我和秀子。
把外套給秀子穿,她默默的接過。
「好冷。」我說。
「對啊,很冷。」
「你知道為什麼我要帶妳上東眼山嗎?」
秀子搖頭,表示她並不知道我要做什麼。


圖書館(四)

圖書館(四)

不知道我和秀子之間,算不算有愛情的存在。
不算國中時期那段早夭的感情,我其實沒有談過戀愛。
於是,我打開電腦,連上BBS,開始寫信。

作者 Calm(沉著)
標題 To Sayloveme
時間 Wed Nov 19 00:04:48 2003
------------------------------------------------------------------

圖書館(三)

圖書館(三)

「在國中的時候,我曾經喜歡過一個別班的女生。」
「她很可愛,所以合班上課的時候,我都會刻意坐在她的附近。」
「我們當然成為了好朋友,但是我就是不敢跨過那一道門檻,直到我和她共同的朋友,鼓勵我向她告白。」
秀子是個很好的聽眾,靜靜的聽著。

圖書館(二)

圖書館(二)

秀子慢慢地吃著香菇機燴飯,我無聊地拿著吸管,撥弄紅茶裡的冰塊。
她的神情有些不安。
於是我問了:「為什麼要給我那張便條?」
秀子好像因為我說話的關係,表情變的比較自在。
她放下了湯匙,說了一句驚人的話:「因為你很吸引我。」
我呆呆地看著她,停止撥弄冰塊的動作。
沒有人會用「吸引」,來形容我,因為我知道自己一點也不吸引人,尤其是女生。
我遲疑地問:「我哪裡吸引妳了?」
「你在Feeling版Po的那一篇文章。」她回答。


圖書館(一)

圖書館(一)

我是個非常冷漠的人。

面對同學與朋友,我總是擺出一副「關我屁事」的表情。
因為,我不想要有太多的人際糾葛,這樣可以使我得到一種安寧的感覺。
人們總是喜歡親近著別人,好像他或她是你最要好的麻吉,然後,評論著你的一切。


2004年8月3日

柯南第六部劇場──貝克街的亡靈觀後感

為什麼要寫電影的觀後感?其實是因為我覺得這一部的劇本寫作流程,佈線的很不錯。

通常在寫推理方面的小說(劇本)的時候,我們都很習慣把殺人兇手留到最後揭發,但是在貝克街的亡靈(太長了,以下簡稱貝克)裡,寫作劇本的人卻將兇手在一開始就明示給大眾知道,目的其實很簡單,辛多拉的殺人只是整個背後意義的導火線(不方便寫太多劇情,怕有人還沒接觸)。

正如某個人在F誌上所言的,貝克所要強調的,不是在於如何破解殺人案件,而是整個日本教育體系對特殊能力學生壓抑,以及各種親子血緣間的感情。

不過在某個方面來說,這個劇本將人性寫的不夠深入,也許是礙於觀眾的年齡普遍偏低,不好將人的黑暗面寫的很透徹。不然我想每個人面對死亡時候的表現,絕不會是如此的平靜,也不會這麼徹底相信別人絕對會將自己從死亡的泥淖裡解救。

比較出人意表兩個地方,一個是在於JTR和辛多拉之間的關係,JTR是一個英國謀殺史裡的經典懸案,在重重迷霧之中,利用JTR與辛多拉的關係,為辛多拉的殺人事件做了合理的動機舖線,夠屌。

另一個地方,則是在於弘樹與諾亞方舟之間的關係,兩者互為一體,又順便搭上了人工智慧與DNA的時代列車,這一點我幾乎沒有辦法挑剔,不過有一點比較令我存疑,雙胞胎之間個性想法都會有極大的差異,何況是人工智慧與人類之間?還是說在弘樹自殺之前,就有計畫的將方舟設定為跟他一模一樣的個性與價值觀?很令人玩味,既然是會成長的人工智慧,難道弘樹不怕方舟的價值觀會改變嗎?(這一段看不懂得人就快去挖影片出來看一看,再說下去就要洩劇情了)

不管如何啦,這部動畫其實很值得大家去看一看,是個人認為柯南劇場版裡,比起大搞爆破的劇情,最有深度的一部,又牽涉了許多價值觀的東西(如何面對自己的親緣、教育體制的僵化),看為以後也深深的思考,相信對寫作上會有滿大的幫助。